裴月山


  裴月山(1914—1944),革命烈士,江西省贵溪县人。16岁(即1930年)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后因“AB团”问题接受组织审查,1934年重新编入红十军,加入中国共产党;1936年4月,主管磨盘山游击区的军事工作;1937年5月,任赣东北工农红军游击大队司令员,坚持游击对敌作战;由于对国共第二次合作以及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理解,拒绝改编并杀害了多位上山劝其改编的共产党人;1943年3月,因叛徒出卖,游击队在黄土岭被敌打散,他率领18名队员回到三县岭潜伏,1944年9月被捕,被敌人杀害于余江城郊。

  人物简介

  裴月山(1914—1944),男,汉族,江西贵溪古港乡裴源村人人;1930年参加革命;后因“AB团”问题接受组织审查,1934年,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新编第十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;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后,转入地下开展游击斗争;1936年5月,成立中共上(饶)、德(兴)、戈(阳)、横(峰)中心县委,主管军事工作,任上德弋横红军游击大队队长;不久,又奉命到三县岭开展秘密活动。

  1937年9月,任赣东北工农红军游击大队司令员,与政治委员杨文翰一起率部坚持游击斗争;1943年3月,因叛徒出卖,游击队在黄土岭被敌打散,他率领18名队员回到三县岭;他后在在贵溪北乡山区一直潜伏到1944年9月,因长期营养严重不良,患上夜盲症,到余江求医时被捕,同月被敌杀害于余江县。

  人物生平

  坚持游击

  中国工农红军在1937年即已改编成八路军与新四军,但是并不代表红军就此消失。有几支红军游击队改编较晚,甚至有拒绝改编的。

  1934年11月,中国工农红军红十军团出征后,闽浙赣省领导机关转移到弋阳磨盘山区,等待红十军团回师;然次年1月,红十军团战败,方志敏、刘畴西等领导人被俘牺牲。闽浙赣苏区不得不转向游击战阶段。

  1935年7月,闽浙赣省委迁往皖浙赣边境的鄣公山,改称皖浙赣省委,留下杨文翰部在老根据地打游击。1936年4月,杨文翰、裴月山在弋阳磨盘山成立上横弋德中心县委,活动于信江北岸的弋阳、横峰、德兴、贵溪、余江、万年、上饶等广大地区——这一带是原闽浙赣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,革命基础好,杨文翰、裴月山在这一带执行党的政策,打击恶霸、叛徒,消灭小股敌军,在群众中影响很大。

  1937年10月,游击队发展到500余人,地下党400余人。游击队改称赣东北游击大队,裴月山任司令,杨文翰任政委。

  杨文翰(1896~1943),横峰人,时任上横弋德中心县委书记,是游击队的直接负责人;裴月山(1914~1944),贵溪古港乡裴源村人,1930年参加革命,当时在游击队中主管军事。

  拒绝改编

  中国工农红军在1937年即已改编成八路军与新四军,1937年2月,国民党派人上山,称谈国共合作,结果游击队先头部队被敌人伏击,损失十余人。杨文翰大怒,称“非见到红军大部队,决不下山”。这种情况下,党组织派上山人员的命运可想而知。

  杨文翰很早就知道抗日统一战线,但是不相信国共真的合作,认为这不过是国民党吞并、消灭红军的手段。杨文翰说:“五角星与十二角星斗了十几年,国民党天天嚷着要消灭红军,而我们也天天喊着要打倒国民党,难道就这样了不成”,又说:“既然国共合作,他们为什么杀方志敏?为什么杀我们那么多同志?”,而国民党当局也对这支游击队相当不满,向中共交涉,称这支游击队:“昧于大义,不知幡然,改图执戈卫国,反而乘机思逞扰乱后方之举。”

  1937年秋到1938年春,党先后四次派人上山联系游击队改编事宜,均被杨文翰、裴月山拒绝,黄道写信劝他们下山,裴月山拒之不理,将信撕毁。前三次共五人上山,均被当做叛徒杀害。第四次上山的是原皖浙赣省委书记关英。

  关英是杨文翰、裴月山的直接领导,由关英执行劝杨、裴下山的任务照理说是再合适不过。但关英性格刚烈,脾气较大。杨文翰性格固执,不轻信于人。种种因素综合在一起,酿成了关英的悲剧,也直接造成了杨文翰与这支红军游击队的悲剧。

  关英于1938年5月带着新四军驻赣办事处的公函,由2名警卫员及1名地下交通员陪同前往弋阳磨盘山,关英此时是公务身份,路过横峰县与葛源时受到国民党县、区当局的热情款待并派人护送。在葛源时,关英还在村头召开群众大会,宣传抗日统一战线。不知关英有没有意识到,杨文翰的内线在注意着他。每往磨盘山靠近一步,他就离死亡更近一步。

  杨文翰闻说关英到后派人与关英接头,关英要求派代表到裴源面谈,杨文翰始终对关英是怀疑态度,要求关英上山传达上级指示。

  关英在山上等三天,说自己要马上回南昌交差并看病,杨文翰疑心更甚,强留关英。期间二人越谈越崩,杨说:“你叛变了,难道还叫我叛变,你骗我杨文翰下山投降国民党,我不干……”,下令关押关英。在关英身上搜出200元钱并一个金戒指,认为是被敌人收买的证据,对关英进行了严刑逼供。

  关英怒斥杨文翰:“违背了党的指示,与党闹独立性,已没有资格称为共产党,是党的异类。将来要受到党纪的严厉制裁”。杨盛怒之下将关英一行四人全部杀害,关英时年32岁。

  杨文翰杀害关英后心存疑惑,派人到南昌新四军办事处了解情况。办事处负责人对杨提出了严肃的批评,并让来人转告杨文翰,令其立即下山改编。杨文翰固执己见,坚持:“非见到红军大部队,决不下山”。

  后来,赣东北特委所属弋阳、贵溪党组织同杨文翰领导的党组织,发展到同一个村庄,成立了两个不同的党支部。两个支部均知道对方的存在,可以一起开会。赣东北特委想借此说服杨文翰,但未成功,这已是这支部队最后的机会。

  孤军作战

  游击队偏离了抗日救国大方向,拒绝执行中央指示,已成彻底的孤军。现在已经没有材料可以证明杨文翰最终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。就算后来杨文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此时已是势成骑虎,以他固执的性格,只能往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1939年3月,游击队在贵溪畈上吕家遭敌军伏击,所剩不足百人,被迫转移到赣皖边界山区。

  悲惨结局

  1943年,国民党军联合“围剿”,游击队被迫转移回磨盘山,在德兴张村被敌伏击。裴月山因与十几名战士提前出发,幸免于难,由弋阳磨盘山游击到贵溪三县岭大禾源潜伏。当年7月,当地古港恶霸裴礼臣搜捕到当地秘密工作者,迫其叛变设下圈套,在农历七月十二日以药鱼改善生活为名,诱使游击队遭受伏击,全部被捕,裴月山因患眼疾未去,仅以身免。

  杨文翰因病未随部队行动,得知游击队失败后回赣东北潜伏,于1943年冬被捕,被害于弋阳城外。

  裴月山在贵溪北乡山区一直潜伏到1944年9月,因长期营养严重不良,患上夜盲症,到余江求医时被捕,年底牺牲,年仅29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