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西江:裴氏文化的守望者

他,生于产生过裴氏家族的河东大地,伴随着新中国的风雨历程,已走过70多个春秋。期间曾一度插厂,短暂务农,两度学子,曾执教于山西大学文学院。几十年来致力于裴氏人文现象的研究,是裴氏文化的守望者,是优良家风的弘扬者。他,就是山西省家风文化研究会会长杨西江。

在巍巍中条山下,涑水侧畔,有个远近闻名的小山村党家庄。今天,我们的故事就从这个据说“上了党庄坡,秀才比驴多”的村子说起。

年逾古稀的山西省家风文化研究会会长杨西江就出生于这里,距离“宰相村”裴柏村仅25里路。这一天生机缘,使杨西江与裴氏文化研究结下了毕生不解之缘。

杨西江:裴氏文化的守望者 优良家风的弘扬者(上)

 

杨西江在山西省家风文化研究会成立大会上

从小,杨西江就听父母讲过“裴晋公香山还带”“裴炎死节”“裴寂兴唐”“英雄裴元庆”“墙头马上”等故事,遂对人才辈出的裴氏英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1958年,他随老师到裴柏小学(由裴氏宗祠改成)参观,遵从父亲叮嘱,用三支铅笔,以16开的演算本拓下了“状元碑”。回家后,由父亲描成黑底白字的字帖,母亲在背面裱上麻纸,装订起来,这就成了他的第一本习字帖。这本字帖,他一直用到初中毕业。只可叹,这块全国唯一的“状元碑”在大跃进运动中,被拉走砌了裴村水库涵洞。那本字帖,在文革初期,也被当作“封资修”而烧掉了。

父母还鼓励他要像裴氏状元郎一样,“小小读书要用心”,一定要拿到五张毕业证(从小学到大学)。可惜,年年第一、年年干部、年年三好的他,在高中毕业时,正赶上十年浩劫——“文化大革命”,上北大的梦想戛然破灭。

在批斗风浪中颠簸了一阵,很不适应,于1966年底,他便毅然选择返乡。

由于他是全县小有名气的“秀才”,不久,便被聘为教师。这一教便是十年,虽然每月只有七元补贴,但他丝毫不敢马虎,认真执教。执教之余,他多方借来部分二十四史,探寻裴氏踪迹。古人云“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”,可裴氏为何能兴旺三千年?其文化根因何在?这极大地激发了他对裴氏人文现象的兴趣。

从1972年推荐升学、教员转正,一直到1976年,他虽是多年优秀教师,但每次均铩羽而归。在一次次的碰壁后,他决心一边教书,一边研究裴氏。

杨西江:裴氏文化的守望者 优良家风的弘扬者(上)

杨西江

1977年10月,高考制度恢复。他以为还跟前几年推荐升学一样,不抱任何希望,也没准备。12月9日,他上了一上午课,直到下午才借了自行车与手表,赶往四十里外的县城。次日,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淡然地走进了考场。考完后,一连两月杳无音讯,他也就淡忘了此事,仍安心教书,并关注他的裴氏。

次年三月上旬,地区招办突然通知他报考全国最好的学校。他当时考虑母老妻弱子幼,更考虑到考察裴氏的方便,硬是未报考北京大学,而是报考了山西大学。不久,便接到山大中文系的录取调知书,彼时,他已经30岁了,想到“三十不学艺”的古训,他不免喜忧参半,喜的是10年前的大学梦终于实现,忧的是不知自己能否坚持下来。

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,他踏上了北上太原的求学之路,他的处境也与共和国的命运一同改变。四年的大学时光一晃而过,毕业留校不久,他就被破天荒地任命为大学语文教研室主任。于是,杨西江便为了工作放弃了考研的机会。

杨西江:裴氏文化的守望者 优良家风的弘扬者(上)

毕业留校后的杨西江

山西大学图书馆藏书丰富。在这座学术殿堂里,他用了三年时间,认真通读了二十四史,有关地方志等,搞摘录,编参考目录,对裴氏文化有了更广泛的了解。这里的书海、名师、益友,都为他的裴氏研究,提供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平台。期间,他所关注的虽不能说应有尽有,但也算得其大半,裴氏研究才真正迈开了第一步。

《左传·僖公三十二年》云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。”要为文,先做人,人正才能言嘉。然而,“立言”事大,穷其一生,未必能成。一生能搞好裴氏研究,以弘扬正气,向社会传输正能量,也不失为一件社会“功德”。立言的志向既定,他便以身相许,再无余力顾及功名利禄,倾心专注于“裴氏文化”了。为此,他主动放弃了五次做官的机会。而今,年逾七旬的他,仍笔耕不辍,堪称半生甘坐冷板凳,丹青不知老将至。

杨西江投身裴氏文化研究长达40年,其足迹几乎踏遍了中华大地,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。西安、洛阳等地,更是去了若干次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的执着,终于感动了诸多友人与同道,喜得来自台湾与日本的珍贵资料。经过20年默默耕耘,他陆续出版了一系列著作。为此,他付出了大半生的精力和心血,十年自费租借办公室。雇了一两个打字员,创建了《中华宰相村裴氏文化网站》。期间,仅得到政府和学校的十万元资助,实在是杯水车薪,只能自掏腰包,几乎花光了平生积蓄。但他知道为民族做事,没有点奉献精神不行。至今,依然仄居在窄小的老旧房子里,他始终无怨无悔。